忐忑的孙正义:Arm登陆纳斯达克

日期:2023-09-18 10:19:04 / 人气:130

不安的儿子正一:Arm登陆纳斯达克“全球几乎所有智能手机的SoC芯片架构基础供应商Arm,刚刚“晋级”年度最大IPO。
Arm新完成第二次上市,成功登陆纳斯达克,融资48.7亿美元,成为2023年初以来的募资之王。
上市首日,Arm股价涨幅高达25%,每股发行价51美元,收盘价63.59美元,市值650亿美元(折合人民币约4700亿元)。
以Arm最新财年净利润计算,IPO市盈率达到104倍,几乎等同于英伟达108倍的静态市盈率。
值得注意的是,孙正义仍然感到不安。为什么?
盈利还是亏损?未经证实的尴尬
软银旗下Arm控股成功登陆纳斯达克。离开公开市场七年后,英国芯片设计公司再次回归。持股90.6%的软银似乎净赚了48.7亿美元(以545亿美元的估值计算)。
2016年,Arm的母公司软银集团(SoftBank Group Corp)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(Masayoshi Son)以320亿美元的价格将Arm私有化。四年后,孙正义一直想兑现一些股份。当时,孙正义希望以400亿美元的交易将Arm出售给英伟达。但由于监管有限,交易失败。
受此挫折影响,孙正义将目标转向了IPO。在此期间,也遇到了许多障碍。例如,来自英国政府的不同利益——英国想把肉留在自己的碗里,寻求Arm在伦敦上市——最终落到纳斯达克,估值实际上缩水了,从640亿美元降至545亿美元。这会导致孙正义陷入难以确认盈亏的尴尬境地。
Arm首席财务官杰森·蔡尔德(Jason Child)表示,孙正义并不关心Arm目前的估值水平。儿子深信ARM的未来价值。“他更关心ARM的未来价格”。的确,目前的Arm价格无法让孙正义安定下来,因为盈亏很难确定。
在这方面,我们可以用一些银行家的观点作为参考。
这些银行的资深玩家认为,估值最接近Arm的电路设计公司Cadence Design Systems的市盈率为35倍。按Arm每股51美元计算,该公司市盈率为29倍。如果这么看的话,Arm未来还有价格空间,但不会太大。
目前,Arm是在智能手机和PC主芯片架构上具有绝对生态优势的供应商,其移动SoC芯片架构设计为全球几乎所有智能手机厂商提供技术支持,例如苹果和安卓阵营的所有智能手机厂商。
Arm的主要利润来源来自其提供的指令集(ISA)架构的专利授权费。
ISA是软件和硬件(尤其是微处理器)之间的接口。芯片之所以能执行特定的指令,是因为ISA库的存在。Arm ISA是目前全球应用最广泛的指令集,与PC端和服务器端CPU的x86 (CISC,Intel开发的一种复杂指令集架构,后被AMD采用)竞争。现在,高通等芯片设计巨头也在大力支持RISC-V指令集的新架构,与Arm ISA展开直接竞争。
虽然RISC-V指令集架构因开源而发展迅速,但由于适配的软件工具不够集中,这种新指令集架构的生态丰富性和一致性无法与Arm ISA抗衡。所以Arm ISA架构的护城河还是有很强的竞争优势的。
就移动互联网所需的主要终端——智能手机的主要移动SoC芯片(CPU)而言,即使借助Arm指令集,全球也只有少数公司(如高通、联发科、紫光展锐和一家知名但未公开提及的著名芯片设计公司)能够自主设计;著名的苹果公司也通过Arm授权多年的ALA(架构许可协议)努力打造独立的CPU内核。
除了ISA和ALA,Arm还有来自TLA的专利授权费,即技术许可协议。
TLA是一个CPU内核定制“工具”,它允许买家购买“现成的”CPU内核设计。这和联发科开发的使用Arm Cortex内核标准版的智能手机移动SoC中的CPU有点不一样。高通骁龙SoC的CPU内核(Kryo)包含一些定制。
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,TLA比阿拉贵,版税也高。因为TLA可以提供更高的附加值,减少芯片设计公司的大量设计工作。换句话说,TLA相当于直接向芯片设计公司提供能够满足个人特定需求的芯片设计。
比如小米和vivo,包括OPPO,都可以通过Arm TLA技术授权完成ASIC的定制设计。这样做对双方都有利:作为mov(小米/OPPO/vivo),相当于受益于Arm丰富的IP,有更多的选项满足特定需求,降低开发成本,缩短上市时间;对于Arm来说,意味着更高的利润率。
焦虑:Arm在人工智能浪潮中的角色
虽然可以通过购买Arm ISA架构使用权,或者通过ALA架构许可协议、TLA技术许可协议等方式,给芯片设计公司或智能终端公司带来便利,但他们对Arm指令集架构或技术授权的依赖程度很高,这意味着这些公司不得不忍受Arm的“霸道”作风。
比如Arm的大客户高通,原本就是Arm现成CPU核的粉丝。然而,在收购了基于Arm Phoenix内核进行完全定制设计的IDC(数据中心)CPU创业公司Nuvia之后,高通打算未来在骁龙AP使用Phoenix内核。
这将导致Arm无法获得高通使用其ISA指令集架构的专利授权费,目前双方正在对簿公堂。但是,没有多少公司有这个能力。因为设计CPU实在是太难了,所以自研CPU内核的成本和效果都令人望而生畏或者沮丧。
其实Arm也有可能自己设计芯片,方向是IDC CPU,会供应Marvell,Google,Amazon,微软,Meta。反正CPU指令集架构都是自己的。基于自己的技术指令集架构设计芯片并委托TSMC等代工厂生产并不难。
除了设计IDC CPU芯片带来的传统业务和可能的新业务,Arm招股书反复强调它将如何在AI和机器学习(ML)的快速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。
显然,孙正义对Arm未来价值的塑造与AI密切相关。事实上,投资者也在关注。Arm在这一轮AI热潮中会有怎样的参与?
Arm在招股书中表示,“每部智能手机都可以运行AI应用,每一代Arm处理器都设计了加速算法的关键部分”。
实事求是地说,Arm和AI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密切,当然也不是完全不相干。AI的最大受益者英伟达的芯片,必须要搭配Arm擅长的产品——节能CPU,而CPU的设计离不开Arm的指令集架构。
目前生成式AI最需要的处理器是GPU,Arm为CPU提供指令集架构。所以两者关系不大。所以Arm招股书只能从CPU和GPU匹配的角度来说事情:CPU在所有的AI系统中是非常重要的,无论是完全处理AI工作负载,还是与GPU或NPU等协处理器结合。
孙正义努力“蹭”AI热潮的可能原因是什么?
软银以640亿美元的估值从愿景基金收购了ARM 25%的股份。这笔交易意味着,如果Arm上市时估值不超过640亿美元,损失将由软银承担。目前Arm的估值为545亿美元,距离640亿美元还有95亿美元的差距。因此,如果Arm上市,除非未来股价继续上涨,否则孙正义是盈利还是亏损还很难说。
因此,如何“逼”住人工智能热,让市场投资者相信这一点,成了孙正义努力的方向。
此外,Arm还应该努力提高营收规模。按照640亿美元的估值,Arm的营收将在2023年超过17亿美元。智能手机移动SoC中CPU设计指令集架构的专利费从目前的3%提高到最新高端芯片的5%似乎是必然的。
作为Arm最大的收入来源,智能手机芯片设计师和终端厂商所在的市场还是比较低的。虽然最近两个月供应链有消息称出现了小幅反弹,但这种反弹的力度和可持续时间还很难确认。
所以,孙正义是否真的能从Arm的成功IPO中获益,现在还不能说。这还是要看智能手机市场的复苏速度。因此,投资者能否认可Arm在这一轮AI浪潮中的核心地位,成为了孙正义最关心的焦点。"


作者:天富娱乐




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天富娱乐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