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续33年没有工作过一天的创业者,在Tik Tok“

日期:2023-10-13 13:50:05 / 人气:124


编辑/罗征
“王大力第七次创业”的线下饮品店
王大力,北京人,开过餐馆,卖过椰子和披萨,在食品供应链工作过...这位33岁的“连环创业者”曾经从事线下生意。但最近,他开始了一项新业务:在Tik Tok进行直播,为他在北京的线下饮品店扩大销售。
在某种程度上,王大力最初是被“推到”Tik Tok的。像千千宛宛中国线下商店的老板一样,他们在过去的三年里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时期。
当消费回暖,看到“短视频+直播”的新模式,王大力毅然决定跟进。对于这些生活在盈亏线上的小生意人来说,活下来最重要。“在夹缝中,找到一点希望,就向上奋斗。”
高峰时期,Tik Tok有十几家名为“王大力第七次创业”的饮料加盟商,两袋2.4升的果汁全城派送,一度创造了一天5万多元的销售额。
一直创业的男人找到了新的战场。
生活在一线城市的都市白领早已习惯了骑手在街头奔跑。随着近十年外卖消费市场的扩大,人们在需要速食时,往往会下意识地选择打开外卖或保鲜软件。但在过去的两年里,他们有了另一个选择——Tik Tok。
和很多人的认知一样,王大力没有想到这个大家都用来看短视频的平台也可以用来做外卖。他想都没想就决定在这个平台上开自己的店。在他看来,内容平台为用户解决了一大痛点:人们在使用外卖软件时,最多只能通过两三张图片了解店铺,但毕竟是吃到肚子里的东西,公众对出售有疑虑,比如厨房是否真的干净,制作过程是否符合规范。
他曾计划在Tik Tok做一名外卖店博主,去外卖厨房把这些看不见的东西变得更加透明,让消费者放心。所以,当他接到开店邀请的时候,他就想,为什么不从自己做起呢?
去做吧。2022年11月19日,他开始了第一次简单的直播。没有任何准备,他在手机上开始了。他的现场画面相当粗糙。很多时候,相机里只有榨汁机。甘蔗从机器里放进去,榨出来的蔗水马上打包准备送出。王大力本人几乎没有露面。直播时间只有二三十分钟,因为订单响应热烈,“我做不到。”
他没想到,最多的时候,1000多人同时对着屏幕,就为了看榨出来的甘蔗汁,几十个订单瞬间就来了。他随后伴着榨汁机“隆隆”的声音,和网友们聊了起来。开播前,他预设了自己之前在外卖平台红的原因,可能是因为有趣的店名,有趣的经历,写给顾客的难看的纸条。人们对他很好奇,不如毫无负担的用真实的“又臭又差”的口播面对网友。
王大力做了正确的选择。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个多月,那是他最艰难的时期——因为疫情防控,他的很多线下店只能关门,每天都在亏损。王大力猜测,过去大家在外卖平台买东西,在Tik Tok点外卖,这是一种新的消费模式。很可能是出于好奇才尝试的。更重要的是,能够知道买的是什么东西,看到店主,听到声音,给人一种亲近感,“维度变了”。
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网络意识,懂营销的人。事实上,王大力不是他的真名。我用这个名字是因为我觉得它很接地气,足够草根,有一种勤奋开朗的平民企业家遇到困难也傻乎乎的气质。他著名的“王大力第七次创业”椰子汁店中的“七”只是一个虚数。他自己创业过很多次,但他只是觉得“七是个很奇妙的数字”。
这个名字真的成功吸引了消费者的眼球。不用花钱做营销,摊位和外卖空间就成了天然的广告位。此外,他还会给客户写笔记,在内容平台上更新创业故事,消费者会自发产生话题,为他传播。开店不久,博主们自发为他打广告。他的店瞬间点燃话题,业绩节节攀升。
应顾客要求,王大力画了《清明上河图》。
王大力一直是一个敢于尝试的人。在Tik Tok做直播之初,他只觉得多了一个引流和销售的平台,但他渐渐发现,Tik Tok很多消费者都是三四十岁的宝妈,注重生活品质,消费能力高,于是他改卖1.2L团购的大容量饮料。Tik Tok也让他摆脱了外卖软件的地域限制,现在他可以把外卖卖到整个北京城区。
今年3月12日,他的直播间迎来历史新高,观众近7万人,一天卖出509单,创造了5.5万多的销售额。这个数字,在当时的自播商家中,是一流水平。
创业,寻找“水桶”之旅
有网友帮他分析说,王大力这个牌子踩在了当下某个时代的情绪上,是一种自嘲的“文学”。王大力大体上同意,但他补充说,这种“瞎折腾”并不是真正的“瞎折腾”,而是在自我追求的放松中寻找机会。
因为成绩不好,王大力决定高中辍学,在高中毕业前做一些他觉得有趣的事情。33年来,他没有申请过工作,也没有工作过一天。
因为想开宠物店,所以试着去逛了逛,发现根本不赚钱,就放弃了。2010年“移动互联网开放年”,他开了一家餐厅,盈利不错。他见证了北京逐渐线上化的餐饮过程,体会到了线上点评和外卖平台对传统实体店的强大赋能。他也尝试过开外卖水果店,在网上卖披萨,但生意不咸不淡。
后来做了电商,在同类中排名第一。他一天卖了五六万个椰子,26万元的柚子,赚了一百多万的利润。但随着竞争的加剧,他“不会想输,也不想打表。他越不打表,输得越多。”。
创业失败,他去广东做椰子供应链生意,后来开了线下店做实验。直到线上线下渠道全部打通,他摸清了上下游,才决定再次上桌,开了现在的外卖品牌“王大力第七次创业”。
在外人看来,这个北京人还是挺大方的。二十多岁开店,把钱都花在了玩乐上,结果连房租都交不起。电商业务如日中天的时候,还在爱栈,血本无归。但他并不当真。他把创业的乐趣描述为一次精神冒险。也许是因为父母都是做生意的,他从小就习惯了生活的酸甜苦辣。“以前家里开奔驰,过几天就换桑塔纳了。”中关村的房子,十几年前就卖了做生意。“它现在可能值很多钱。”在他看来,做生意有变数。即使失败的电商生意留下了几百万的外债,这在外人看来是人生的低谷,他也没有失去信心。
顾客在外卖单上鼓励王大力。
创业成功常被形容为“挖到一桶金”。对他来说,这句话的重点不是“金”,而是“桶”。找到这个桶,就会发现更多的机会。
这两年,他觉得“木桶”是当地生活领域的机会和潜力。他的冒险精神又上来了,于是开了“王大力第七次创业”饮品店,想尝试一下新品牌“叔叔的方便厨房”。去年他还构思了一个酸辣粉品牌,叫“老婆叫我卖粉”,这也是他对时代心情的观察。卖粉的“老板”被想象成一个下岗的川渝中年男人,失去了高薪和好工作。他想在老家舒舒服服的,所以从零开始卖粉。
这也是“王大力”的一个形象,性格开朗,看似腐朽,实则有“励精图治,创造奇迹”的韧劲。
王大力认为,近年来餐饮业已经进入“餐饮内容”时代,应该更加注重运营和推广。他说,现在,建立一个在线名人商店已经变得模块化,这需要大量的推广费用,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。
王大力这样做的切口就是省下这笔钱,让消费者自发传播互动。以前他就是为此在外卖软件上更新创业日记的。目前直播都是精挑细选椰子汁和甘蔗汁,因为需要更多的观赏性和解压画面。“不是所有的水果都适合直播。”
兴趣来了,他还会把在北京的分布范围描述成地名。“我们从东三环开始吧。在哪里可以寄到朝阳区?双井、国茂CBD、华为、劲松、潘家园、蓝港、望京、三里屯、安贞、日坛、十里堡、北苑、鸟巢、亚运村、安惠、大屯、来广营、平房、东坝、高碑店、常颖、双桥、姚家园、霄云、江泰、酒仙。
他以小店主的朴实面对镜头。拍个短视频,用手机拍,不要剪辑,用文字发。“我不是专业的短视频制作人。如果我不擅长,我就直播。”
告诉王大力更多王大力知道的事。
他之所以认为现在本地生活有很大的机会,是他这两年的发现。
外卖平台走红后,他开了十几家直营店,高峰期总共有40多名员工。他确实赚了一些钱,但他也把自己的时间切成了碎片,无法思考和改善自己的业务。
直到去年11月,由于疫情防控形势严峻,他的很多门店都关门了,于是他在Tik Tok尝试了现场配送,发现这种模式有效解决了一直困扰线下餐饮店的租金成本高、人力要求高、食材成本高、毛利低的“三高一低”问题,客单价高 摆脱了传统外卖只能配送几公里的物理空间限制,能够将服务范围扩大到整个城市。
于是,在跑遍了Tik Tok外卖团购、全城配送的模式后,他只保留了原来几十家线下直营店中的一家,其他的全部变成了加盟店,把自己从原来负责的管理工作中解脱出来。当初他在Tik Tok的销售额占据绝对优势,现在加上外卖平台和线下,占到三分之一。
后来加盟店越做越顺,唯一的直营店也转而加盟。加盟店的店主和店员也加入了直播队伍。他们用第七次跟创业的@蛇皮姐姐、创业的@贵妃姐姐、创业的@王妃的账号,每天不同时间直播。他们的风格同样简单,店里有什么场景就播什么。
王大力和他的朋友住在Tik Tok卖饮料和团购。
“我们每天都广播。如果你想看果汁和减压,欢迎每天来。”镜头中,店员正在示范榨青苹果汁。画外,店主的女声正在介绍外卖商品:手工剥石榴,12个大石榴才能挤出一杯果汁;竹藤的甜和柠檬的微酸,别有风味;椰子汁是大自然赐予的矿泉水。然后她指引了外卖的路。“点开下面的小黄屋,不一会儿就送到家了。”点开购物车,有79元到138元两种套餐,每种都是1.2升的实惠容量。
王大力把自己的直播经验教给了合作伙伴,比如如何用词,如何推广订单,如何互动和停留,还帮他们重录数据。小老板兢兢业业,受众从一两千到五六个人不等。他们仍然几乎每天坚持直播,“因为在Tik Tok直播外卖是一种潮流”。
在Tik Tok与同行交流和直播时,王大力经常说,在这个时代,我们特别重视创业者的个人IP。“在过去,你只需要做一个好厨师,”王大力说。现在考验创始人的综合能力,需要互联网嗅觉和互联网思维,门槛越来越高。
网友们越来越青睐那些带着切实感受来到镜头前的小老板们——他们也是“王大力”,遭受过生活的重锤,却打不过,乐观坚强。前阵子,他又有了新的“冒险”想法,想带着两个孩子去全国各地“搭个直播”,同时感受更真实的生活。但是他不能去,因为他妻子不同意。他举例说,就像前阵子流行的汽车后备箱卖淀粉香肠和咖啡的小摊一样,这些小摊是一种生计,是一种希望。
王大力在夜市摆摊
他还经常发自己观察到的新商机的短视频。一方面是因为他感受到了“赚钱”的社会情绪,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在寻找机会;另一方面,他也想告诉更多的普通人,更多的“王大力”,即使大的经济环境有压力,只要有韧劲,还是能找到解决办法的。
走红后,很多00后大学生都来采访他。因为我觉得创业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他还借机观察了清华和人大的高材生。这些名校的学生往往认为“创业”是一件很高大上的事情,也给他加了滤镜,做了太多成功的诠释。
王大力认为,正因为大多数人无法接受失去目前所拥有的一切,所以他们在做决定时不敢冒险,往往在开始之前就要制定非常充分的计划,“因为他们的生活是有计划的”。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,创业的门槛没有那么高,也没有那么可怕。更多时候,所谓的“创业”,不过是很多像他这样的人,在具体的生活困难中被推开,只是为了碰碰运气,慢慢拓宽道路。就算失败了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等你准备好了,下次再来吧。
王大力现在几乎全年开放。每隔一两天,他就出现在直播间,穿着店主最常见的那种打扮,想尽办法买新品。“下面的小房子开放了,可以直接下单所有产品,一会儿就送你回家。”
当直播间里的评论区再次热闹起来,出现了和他喜欢的网友一起唱《臭贫》的节奏,他又激动了。在评论区,网友调侃他“大力,你什么时候开始第八次创业?”。他笑了,抓住了茎,回答说:“王大力一直在创业”。
【版权声明】本作品版权及其他知识产权归北京青年报【北青神医】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"

作者:天富娱乐




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天富娱乐 版权所有